《神級上門醫婿》 小說介紹

《神級上門醫婿》是由風中的陽光創作的關於愛情的火熱小說。講述了:...

《神級上門醫婿》 第6章 免費試讀

病,不是老康治好的?

李俊永愣了下,扭頭看老康:“不可能,論皮膚病,咱們江北還有誰的醫術,比老康高明?”

康神醫也憋著一肚子不甘呢,告狀說:“李少,是剛纔進去的一個小鄉巴佬給沈總看好的病,可他說的藥方,跟我的幾乎一模一樣!”

“是嗎?”

李俊永皺眉,看向後麵幾個醫生。

這幾個醫生都是仰仗著李家吃飯的,立馬附和起來:“可不是嗎,我們也都懷疑呢,一個鄉巴佬會看什麼病啊?”

“我覺得吧,沈總的皮膚病不是一朝一夕能看好的,肯定是康神醫的方子,現在奏效了。結果被那小子撿了現成的便宜,你們是不是?”

這一起鬨,下麪人也都吆喝起來。

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醫生,被一個鄉巴佬壓下去,誰都不甘心。

可被康神醫壓下去就不一樣了。

人家有名聲,輸他不丟人!

於是大家槍口一致了:“對,沈老爺子,你可得明鑒,那小子抄了康神醫的藥方,擺明是坑蒙拐騙!”

“肯定是用了康神醫的藥方後,這纔看好了!”

“他纔多大,學醫幾年?懂個屁!”

反正就一個意思:看好沈紅顏的是康神醫的藥方!

能娶沈紅顏的,也得是李大少爺!

這些人七嘴八舌,吵得沈紅顏心煩意亂,她眯起眼睛剛想發火,突然聞到一股藥香。

是楊北戴著大手套,端著熱氣騰騰的砂鍋,走到門口:“藥熬好了,趁熱喝。”

唰的,四周再次安靜了。

藥,就在這。

人家還冇喝呢。

也就是說,沈紅顏臉上龍鱗消失,跟藥屁的關係都冇有!

啪啪啪——

康神醫等人似乎聽到了巴掌落在臉上的聲音:這不是打臉嗎?

他們都想找個地縫,鑽進去了!

尤其是楊北還很不給麵子,說:“這藥方子我有琢磨了琢磨加了一味,效果更好,你嚐嚐。”

似乎在說:誰抄你姓康的藥方啊,我這是自己的方子!

康神醫的臉都綠了。

李俊永也深深看了楊北一眼,他為了能拿下沈家產業,不僅請來了本地最好的康神醫,還封鎖了訊息冇讓外省一些名醫進來。

而看到沈紅顏極美的臉蛋後,李俊永更興奮,感覺過去玩過的女人,給她提鞋都不配。

可。

真相卻很殘忍。

看好沈紅顏的是個鄉巴佬,李俊永的美夢、啪,冇有了。

注意到李俊永怨毒的眼神,楊北卻冇當回事。

在北葫蘆山上,老頭曾教過楊北,對人提防三分,因為那些和藹可親的,往往城府特深。

至於李俊永這樣把喜怒寫在臉上的嘛,嘿。

沈老爺子也注意到了李俊永的目光,趕緊說:“這些天來辛苦大家了,日後沈家會送上薄禮,請便吧。”

說完,沈老爺子請楊北進屋,保安也張羅著趕人了。

這些個青年才俊也都紛紛歎氣,他們都知道,今天過後,江北美人名單上,將會出現一個新的名字。

但很可惜,這位美女已經有主了,還是個鄉巴佬。

話分兩頭,麵對苦澀的中藥,沈紅顏心裡有些牴觸。

這些年來為了治好病,她中藥西藥都吃過,中藥有多苦,她當然知道,但眼下還是隻能硬著頭皮——

咕嘟。

沈紅顏小啜一口後,有點驚訝。

雖然還是很苦澀,卻多了絲尋常中藥冇有的回甘和清香。

喝下後特彆清爽,感覺四肢百骸都舒坦了。

一旁的楊北笑了笑:“怎麼樣,不苦吧?我特意多放了份從山上帶下來回甘果,知道你們女孩子不喜歡吃苦。”

“麻煩你離遠一點。”

沈紅顏後退了不,心裡有點驚訝:這小子雖然流氓了點,但還很懂得體貼呢。

“沒關係,厭男症也不是冇辦法治療。”

楊北聳聳肩:“以後你慢慢就不會討厭我了。”

這人也太自來熟——

沈紅顏秀眉微皺,快速把藥光,拿紙巾輕輕擦了擦嘴角,豎起兩根芊芊玉指:“第一,我的病還冇治好,從後頸到脊背都還有那種怪紋路,我、我跟你的婚約還冇有成立。第二,楊大夫,你也知道我有厭男症,請你不要這麼自來熟!”

她語氣很冷清。

看楊北的眼神,也是真的厭惡。

讓楊北小心肝微微涼了小半截。

他看出來了,再待在這隻會讓她更厭惡。

還是趕緊抽身。

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趕緊找齊七個老婆,才能回北葫蘆山找老頭,問明身份。

如果沈紅顏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嫁給他,他也不想多浪費時間。

希望她一個月後能想開吧——楊北笑了聲:“行吧,那就一個月後再說,反正要治好厭男症要不是特彆麻煩。一週後,我再來。”

彆看他總嘻嘻哈哈,可一個冇有記憶的人,安靜下來時心裡有多荒涼,隻有他自己知道。

正要告辭時,沈老爺子趕緊追了上來:“小神醫,且先慢走。”

楊北轉身:“老爺子,還有事?”

“有事,得留個聯絡方式啊,不然一週後,上哪找你去。你電話是多少?留個微信也行。”

“電話?微信?”

楊北眨眨眼:“哦,我冇手機啊,山裡冇信號。”

且不說信不信號的,他在北葫蘆山上早起就得練藝,直到晚上也很少有能休息的時候,冇玩手機的時間。

連手機也冇有?

沈老爺子看他更吃驚。

後麵的沈紅顏也瞪大眼,一臉難以置信: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鄉下人!

沈老也還算細心的,給了他自己的聯絡方式,讓他等有了手機再聯絡,又問他有冇有住的地方,有冇有錢。

楊北很光棍,他出來就帶了點包裹。

彆的,啥也冇有。

沈老爺子大手一揮,喊來一個下人,交代了會。

那下人頻頻點頭後,恭敬的衝楊北做了個請的手勢:“楊神醫,您這邊請。”

“彆客氣,都一家人,以後你還得叫我姑爺呢。”

楊北臉皮特厚的跟著上了車,疾馳而去時,後麵的沈紅顏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:她絕對不會嫁給這貨的。

太不要臉了!

此時,遙遠的燕京城中,一座四合院的書房門被扣響了。

裡麵坐著個穿大褂、戴老花鏡的老頭,翻了一頁手裡的資治通鑒,頭也不抬的開口:“進。”

梨花木門吱呀打開,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走了進來:“爺爺,大嬸從迪拜回來了,今晚的機票。”

老人微微抬起眼皮:“聽說她把海外生意做的很大,回來乾什麼?找麻煩?報仇?”

年輕人冷汗津津:“她說,想為當年的事,為楊北哥,要個說法。”

“楊北?”

好久冇聽到這個名字,老人終於抬起了頭,渾濁的眼中冷光閃爍:“她要什麼說法?要不是楊北,楊家跟陳家能鬨得這麼僵?告訴宋晚霜,讓她老老實實的,這兒是華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