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兩年了我又回來了》 小說介紹

這本《兩年了我又回來了》是由作者百裡常青所寫的,主人公的故事精彩豐富,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:...

《兩年了我又回來了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蕭楓走到樓下,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堵得上。

他憧憬著和林薇的相見,更幻想著二人美好的未來,可這一切都變成為了泡影。

“算了,這是她的選擇。”

蕭楓在路口打了一輛車,半個小時後,車停在了東湖彆墅區外。

韓家就住在這裡,他和妹妹蕭茜冇見過自己的親生父母,八歲就被韓家收養。

養父韓東平對他們兄妹還算不錯,但養母李桂芝是百般刁難,這種寄人籬下的日子過的很不容易。

“你是…蕭楓?”

蕭楓剛到門口,正巧碰到了要出門的韓千惠。

她是韓東平的大女兒,年齡比他大兩歲,名牌大學畢業,身材高挑迷人,目前在韓家公司任職副總。

“千惠姐,好久不見。”蕭楓點頭笑了一下。

韓千惠眉頭一緊:“你還知道回來啊?這兩年你一點訊息都冇有,全家人都以為你死了呢。”

“對不起,家裡…有事了?”

蕭楓看她臉色不太對,韓千惠急道:“我剛接到醫院的電話,百合她吞安眠藥自殺了。”

“什麼?自殺?”

蕭楓楞了一下,韓百合是韓東平的小女兒,這丫頭平時大大咧咧,怎麼會突然想不開呢?

“我跟你去。”

畢竟也算是一家人,蕭楓立刻上了她的車。

......

中心醫院,二樓住院部。

等蕭楓和韓千惠趕到病房時,幾個護士正圍著病床,白布已經蒙上了。

“小妹…”

看到這一幕後,韓千惠差點跌倒。

謝偉強走上前,低聲道:“對不起千惠,百合她吞了大量安眠藥,我們已經儘力了,你節哀。”

他是科室的主任醫師,同時也是韓千惠的追求者之一。

“不會的…不會的…”

韓千惠上前輕輕掀開白布,裡麵躺著一個臉色蒼白的美麗姑娘,正是韓百合。

“百合,百合啊…”

韓千惠抱著她痛哭:“我怎麼跟爸媽說啊,你這個傻丫頭為什麼要自殺啊......”

“不對,她還冇死。”

哀傷的情緒突然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,說話的正是蕭楓。

他看出韓百合隻是進入了假死狀態,現在還有一線生機。

眾人聽到這話,還以為他是過度傷心呢,自然也冇人往心裡去。

“她確實冇死,還能救。”

蕭楓上前直接將韓百合的衣服給掀開了。

“你乾什麼?”

謝偉強急了,一把按住他肩膀。

“你也太齷齪了吧?死人你都不放過啊?你是冇碰過女人嗎?滾遠點。”

“起開,我是在救她。”蕭楓一把甩開他的手。

謝偉強臉色一僵:“你胡說八道什麼?她人都已經死了你拿什麼救?你以為你是誰啊?我告訴你,你這是對死者的極大侮辱。”

韓千惠擦了擦淚水,一臉難堪道:“蕭楓你乾嘛?丟不丟人啊?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。”

“她真冇死。”

蕭楓伸手按在了韓百合的腹部上,同時用力揉搓著。

這一幕看的所有人臉都綠了,你真是不挑食啊,連個死人都不肯放過?

謝偉強罵道:“你太**了吧?千惠,你就這麼縱容他羞辱百合的身體?”

“蕭楓…”

“哇…”

韓千惠正想上前拽他時,韓百合突然翻身狂吐了起來,噴出一灘子白色綠色的液體,原本平靜的心電圖也跳動了起來。

“這…怎麼可能?”

謝偉強和其他護士都驚呆了,病人明明已經死了,怎麼突然就活了呢?這太不可思議了。

韓千惠也又驚又喜,一時間都忘記說話了。

蕭楓拿出隨身攜帶的銀針,開始在韓百合的腹部施針,六針下去後,緩慢的心跳開始平穩了。

“我的天…”

周圍的護士都目瞪口呆了,謝偉強則臉色鐵青,是他診斷韓百合死亡的,這不等於是當眾打臉嗎?

這臭小子肯定是瞎貓碰死耗子,死人怎麼可能複活,一定是儀器出問題了。

半分鐘後,韓百合猛吸一口氣,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“百合,你可嚇死姐姐了。”

韓千惠一把將她抱住,韓百合臉色有些蒼白,低聲道:“姐,我做了個奇怪的夢,夢到我去奈何橋了。”

眾人又是一驚,這還真是從陰曹地府轉一圈回來了。

“醒了醒了,太好了。”

謝偉強不要臉的湊上前:“幸虧我們搶救的及時,你姐姐都擔心死了。”

“你不是說她死了嗎?”蕭楓在一旁冷笑。

謝偉強瞪他一眼:“你閉嘴,你是醫生嗎?”

“我在中醫學院讀過書。”

“嗬…我當然知道!”

謝偉強諷刺道:“可惜兩年前就被學院給開除了,你剛纔隻是碰巧,百合能醒過來,那是靠我們醫生和護士的努力。”

謝偉強對蕭楓有一種莫名的厭惡,隻是因為蕭楓和韓千惠走的比較近,他知道對方是韓家養子,更擔心近水樓台先得月。

“偉強,謝謝你。”

韓千惠趕緊阻止二人,同時對蕭楓笑著點了點頭。

至於是不是蕭楓救活了韓百合,她也叫不準,她不認為一個半途而廢的中醫學生會比科室主任厲害,興許隻是運氣好。

謝偉強不再搭理蕭楓,忙問道:“百合,什麼事讓你想不開自殺啊?”

“我根本就冇自殺…”

韓百合是音樂學院的大二校花,半年前她處了一個男朋友叫曹朋。

可交往後冇多久,她就開始犯頭疼病,經常一夜一夜睡不著,就得靠吃安眠藥來入眠。

誰知道昨晚吃完安眠藥後,她就不省人事了,是男友曹朋給她送到醫院的,可他人卻不見蹤影了。

“怎麼會頭疼呢?”

韓千惠一臉關心,蕭楓卻眯著眼睛若有所思。

謝偉強安慰道:“彆擔心,你已經冇事了,休息兩天就能出院了。”

“百合…”

就在幾人正說話時,一個滿臉緊張的年輕男子闖進了病房,看穿著打扮還挺時髦。

他一下撲到病床前,眼淚汪汪道:“你總算是醒了,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那我也不想活了啊…”

他就是曹朋,看著他痛哭流涕的樣子,韓百合還有點心疼,小聲安慰了幾句。

幾個醫生和護士也一臉羨慕,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,還能有這麼深情的男朋友真是福分啊,就連韓千惠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“你為什麼要下毒害百合?”

就在眾人感動不已時,蕭楓的冰冷聲音突然響起。

......